不补布吉岛

一个假装文艺的糙汉,又宅又腐,百合厨
本命佐鸣/山坂/楚路/影日/青黑/御泽
墙头草无数
drrr帝人前辈大痴汉,非仔/鸣宝无条件溺爱 最近文野敦敦迷妹中
ichu沉迷朝阳无法自拔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佐鸣】 关于我们之间的过去,现在,无尽的未来

食用须知:
原著衍生向,对原著bg结局严重不适者慎入
鸣人第一视角
渣短小,已完
看的不爽随意打露珠,但不要打脸【捂脸跑
欢迎勾搭www


前篇请走http://cuteriri.lofter.com/post/4878eb_6e3564a





1

    在漩涡鸣人觉得自己再吃三碗拉面也大丈夫萌大奶的时候,他一扎头倒在了高垒的拉面碗旁。在众人的慌乱中,我们的七代火影大人带着“啊,我一乐的优惠券还没用完啊”这种遗憾的心情彻底陷入了昏迷。

 

2

    再次醒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被晚风微微吹起的白色窗帘,染上温暖橙色的房间,以及满面倦容却掩饰不住惊喜的妻子的脸。

  “抱歉…….”习惯性的想伸手挠头却发现自己浑身被插满了管子,动弹不得。

    下半句淹没在飞奔而入的女儿的拥抱中,妻子的惊呼中,以及不知道是谁的眼泪中。

    抱歉,

    让你们担心了…….

 

    好不容易安慰下情绪激动的女儿与妻子,还没顾上喘口气就被夺门而入小樱赏了两个爆栗,如同小时候一样不满的嚷嚷着“sakura酱你干什么,好痛啊”云云,抬头却望进一双婆娑的泪眼。

“笨蛋!naruto你个大笨蛋!”

手足无措的,不知如何安慰突然哭的满脸泪水的同伴。

“抱歉,sakura酱抱歉。”

除了这两个字,再想不到别的话……

 

3

     小樱与妻子在门外说着什么,房间的隔音很好,只能模糊的看见她们的嘴在动。既然看不清索性也不去猜她们到底在说什么。女儿乖巧的坐在床边削着苹果,红色的果皮一圈一圈从莹白的指尖垂落,

“日葵将来会成为一名好新娘的,像妈妈一样。”

女儿惊讶的抬头,脸上染上红霞。

“讨厌,爸爸在说什么啊。”

    女儿长得极好,除了脸上的猫须胎记和蓝色眼睛,其余全与妻子一模一样。想想将来不知道哪个来路不明的小子要抢走自己的女儿,啊,牙根有点痒痒……

“所以,爸爸要来啊。”

“嗯,什么?”看向低下头继续削平果的女儿。

“婚礼,婚礼爸爸你要来啊,我,我会成为一名好新娘的,所以要来啊,爸爸你一定要来啊!”

    有晶莹的东西从女儿脸上滑落,在落日余晖下闪耀,如同有朝一日终将戴在她无名指上象征坚贞的宝石。

“嗯,会去的。”

于是,这么回答道…….

 

4

    就像重回婴儿时期,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

    睡眠中,梦一直没有停。

    说是梦,不如说是对自己一生的回望。

    九尾遮住天空的尾巴,父母的微笑,伊鲁卡老师带着余温的护额,卡卡西老师的铃铛,蛤蟆老大宽阔的背,与我爱罗额头相撞的火辣痛感,好色仙人拍着自己后背的手,再无人分享冰棍的孤独,佩恩无光的眼睛,小樱铁拳与额头上的暴起的青筋,跪在雪地上深入骨髓的冰冷,暗无天日的忍界大战,九喇嘛的笑,战争结束的喜悦,月光下妻子绯红的脸颊,博人与日葵出生时稚嫩的哭声,憋得通红皱皱巴巴却说不出的可爱的小脸,家人一起滚在雪地上的快乐,对着捣乱的博人的无可奈何,妻子在灯光下织毛衣的温柔神情,博人与日葵毕业典礼上的骄傲,得知博人与莎拉交往时的惊讶……

    还有好多好多事,愤怒的事,快乐的事,伤心的事……

    还有好多好多人,敌人,老师,朋友,同伴,家人……

    还有,那个人……

    想把他像其他人一样归类,却发现归不到任何一类中,不是敌人,不是家人,比同伴和朋友更亲密,更不可或缺。

    真是讨厌的人啊,小时候抢走所有女生的注意力,再长大一些自己的青春全耗费在找那个混蛋身上,然后,现在还要为这些事困惑,烦恼。

    真是讨厌的人啊,那个叫宇智波佐助的混蛋。

    但从来不真正讨厌那个讨厌混蛋的自己也很讨厌呢……

 

5

    清醒的时候越来越少,经管小樱与妻子百般隐瞒,但自己的身体果然还是自己最清楚。使用极大的力量是需要代价的,这么晚才来收取那份代价,是该感谢上天呢。

    成为火影后经常因为工作繁忙不能陪在家人身旁,所以现在与家人在一起觉得十分幸福。

    但有时也有遗憾,那家伙,不在呢……

 

6

    午夜时候突然醒来,恍惚看到那家伙站在窗边,想打趣“喂,你这混蛋终于来了,你再不来我就要死了。”

    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身体却是坐起来说:

  “喂喂,不要大半夜这样公然翻人家家的窗户啊!”

    这才惊觉,啊,原来这也是梦啊。

    那个混蛋换了个姿势靠在窗边

  “呦,吊车尾的,听说你明天就要结婚了。”

  “喂喂,什么叫听说,我有好好给你发请帖的吧!”

    佐助直起身,熟稔的在桌子旁坐下。

  “白痴,地址早就换了。”

  “什么?换地址那种事情我怎么知道你个混蛋。啊,麦茶可以吧?”

    佐助不说话表示默许,过不久“我”就端着两杯茶在桌子的另一边坐下。

    这样作为旁观者看着自己感觉真是新奇,从“我”和佐助的对话来看,这是我结婚典礼的前一晚,明明在典礼上都没露面的佐助这晚却出现在我的屋子里。

  “你是什么时候到木叶的?”

  “刚到”

  “唉?为什么不先去小樱那,她很想你的。”

  “去了,但她已经睡了,于是就到你这来了。”

  “喂,你个混蛋不忍心吵醒她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吵醒我?!”

  “她明天要做伴娘。”

  “我明天也要做新郎好吗!”

    …………..

  “新婚…….快乐”

  “哎嘿嘿,居然从你这家伙嘴里听到这样的话,thank you啦。”

    ………….

  “佐助”

  “我”转动着杯子,

  “你,明天会去的吧?”

  “啧,为什么我要去看你个白痴结婚啊。”

  “喂,先不论我,大家也都很想见你啊!”

  “我”激动地站起来,膝盖磕到桌子上,发出响亮的一声。

    佐助低下头,看不清神情。

  “还不是时候。”

  “啊?”

  “现在,还不是时候。”

    …………

  “那个啊,佐助,有些责任,要早一点肩负起来啊。”

  “……”

  “我知道你没有准备好,其实我也是啊,现在,我也不能说我完全准备好了,但是有些你要放着不管的话会越变越重哦,所以佐助也早一点背起来好啊。”

  “啧,明明是吊车尾。”

  “喂,你有什么不满!”

    佐助站起身,

  “我要走了。”

  “哦,慢走不送!”

  “我”在桌前抱臂生气。

    走到窗前的佐助突然转头,

  “喂,鸣人,那我呢,我呢……”佐助空荡的左袖管在晚风中微微摇动着。

    他的眼里有什么呢?痛苦?认真?那是到现在我仍读不懂的眼神。

  “我”从桌子前起身,桌子到窗边仅仅几步,一瞬间的事情,“我”已经走到佐助面前,近到“我”感受到了佐助温热的鼻息散在脸上。一时两人相顾无言。

    是谁呢,是谁先去靠近的谁,谁先碰到谁的鼻尖,谁先吻上谁的唇。

    那是一个绵长的吻,在温柔的月光下,若即若离却又难分难舍。

    啊,看着自己别人接吻,特别还是个男人真是别扭的要死。可是手还是不由自主的覆上嘴唇。记忆中再没有如此深刻的吻,唇齿相交间没有火热更是谈不上情欲,有的只是夜晚月光的清凉,还有淡淡麦茶的清香。

    良久之后“我”终于和佐助分开。

 

    ………..

 

  “抱歉!”“我”笑道,

  “欠佐助的实在太多啦,这辈子还不清了”

  “所以,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接下来的永生永世,你就做好准备吧!”

    这样说着,“我”做了一个自认为很帅气的动作,看着面露吃惊的佐助得意的笑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气愤的望向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佐助,

  “喂,你个混蛋笑什么啊,明明很帅气的说!”

  “不,没什么,明明是个吊车尾在耍什么帅啊。”

  “那个”

    佐助转身从窗口跳下

  “是我的台词啊笨蛋!”

 

7

    眼前的景色飞快的变暗,倒退,像是落幕的老电影,最后眼前只剩一片空白。

    将那个夜晚,那片月色,连同那个吻,还有那个誓言,一并封入记忆深处。将上面贴上名为时间的封条,揭开的时候就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也是一切开始的时候……

 

8

    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我谢绝了一切政治上的探访,只想利用最后的时间全部陪在家人的身边。

    我的妻子日向雏田是我引以为傲的妻子。聪明贤惠,勤俭持家,最重要的是,她是我见过的最坚强的女人。比如现在坐在我床边的她,从不露出一丝脆弱,一如往常。这辈子我欠她良多,所幸用尽这一世可勉强补偿。

 

9

    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长眠,明明可以直接奔赴黄泉的,但是却有着一个念头勉强支撑我这副残破的身体。

    想见,想见那个家伙,想见宇智波佐助,想见他最后一面!

    真是无可救药啊,我……

 

10

    迷糊中我感觉到谁在我身边,握住我的手,散发着淹没一切的哀伤。笨蛋,不要这样啊,不是约好了吗,以后一直在一起。

    最后,要和他说些什么呢?他的左袖管依然空荡,真是个死脑经啊。

    如此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

    果然,他这样说到:

  “鸣人,后悔吗?”

    不可思议的,眼皮突然轻了起来。

    睁开,就看见佐助崩太过紧而面临崩溃的脸。

    其实,要说的话早不是决定好了吗,像他这样的死脑筋我大概只有这时候说才可以吧。于是,我转向他,用这辈子最认真的语气,向一脸震惊的他说出藏在心底的话语。

  “不后悔哦,”

  “我一生唯一不后悔的事就是将你带回来哦。”

    然后,微笑着,轻轻握住他的手,闭上眼睛。

    其实还有许多想说的,嘛,不着急,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

    等到那时候,再慢慢的,说给你听……



0

    我死了,灵魂升空,被奇怪的力量牵引着,最后,到了那个我最熟悉的地方。

    轰鸣的水流好似从天上倾泻下来,激起一片白雾。

    原地坐下,上辈子追他太久了,这次,就在这等他吧,让他也尝尝追逐的滋味。

    如此坏心眼的想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远处传来熟悉的气息。迫不及待的转身,用最灿烂的笑容迎接他。

  “呦!Sasuke,等你好久了!”

    接着,是熟悉的怀抱,以及熟悉的吻。

    将心底那晚贴上的封条慢慢揭开,有太多想要告诉你的事。

 

 

关于我们之间的过去,现在,以及无尽的未来。

 

 

 

                                                    END

 

后记

嘛,看了剧场版有些感慨就想码些东西,也算是给之前那篇做个补充,真正的结个尾。全文用鸣人的角度进行叙述,想要表达一下在我心里理解的佐鸣之间复杂的感情,以及鸣人为何要选择和雏田结婚。奈何文笔实在幼稚生涩,表达不及所想的十分之一,实在是非常抱歉。

佐鸣二人的感情,我认为不是单用爱情来概述的,非常复杂,混合了友情,爱情,亲情,甚至还有嫉妒,恨意,欲望这些黑暗的感情。

高于爱情,高于所有感情。这就是我心中的佐鸣。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