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补布吉岛

一个假装文艺的糙汉,又宅又腐,百合厨
本命佐鸣/山坂/楚路/影日/青黑/御泽
墙头草无数
drrr帝人前辈大痴汉,非仔/鸣宝无条件溺爱 最近文野敦敦迷妹中
ichu沉迷朝阳无法自拔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山坂】五月病

 

来自度娘的解释:




五月病,就是在春夏之交的五月份,因为理想期许和现实的差距,还有人际关系也没有达到预定状态,而产生的厌倦易疲乏的情绪问题。




    就是真波想和坂道发展为可以干羞羞事情的关系但两人却迟迟没有进展而使真波患上五月病的梗。(浑身发热什么的是我瞎编的,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大家看看就好orz)












  好热……




    真波山岳仰面躺在床上,死盯着天花板试图从那雪白的颜色上汲取一丝凉意,可那一点也没用,反而是墙壁因为那份热度变得扭曲了几分。




    




    好热,真的好热啊……




    明明自己已经为了减少身体热量的产出而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甚至连学也没去上,可为什么还是这么热呢。




    




    不过,真是奇怪啊。真波揪了揪自己的衣领,明明这么热,却一滴汗也没有流呢。




    身边的手机一闪一闪,提醒着有新的邮件。真波用拇指和食指将手机捏了起来,然后懒懒伸出另一只手将手机盖翻开。这对于平常来说只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几乎不用费力,可真波今天却连这种动作都懒得做。




     不出意料,是那个人的邮件




“真波君,周末一起去爬山吧~(≧▽≦)/~”




   末尾的颜文字显示着主人的期待与好心情。




    自从上个冬天两人交换号码后,慢慢的周末相约去爬坡也成了每周必干的事情。平常的话真波总会不假思索的马上回应好啊,可是今天……




     真波默默的看着自己打上回复:




“抱歉,身体有点不舒服,下次吧。”




    那份燥热更明显了,真波难受的抓住胸前的T恤,因为过于用力T恤皱成一团,他死死的盯住屏幕,好像那样就能看出一朵花似的,最后,他默默地移动手指,刚刚的回复被光标一点点吞噬,新的词又一点点成型。




 “好啊”




    最后变成了这样的回复,看着送信成功的提醒,真波自暴自弃的将头埋进枕头里




   




    “啊……在干什么啊我”




    用这样糟糕的状态去爬坡,怎么可能享受到活着的快感。可是却又不忍心拒绝那个人,一想到那圆框眼镜后写满失望的蓝色眼睛,真波就觉着有东西梗在胸腔里,闷闷的,连呼吸都不畅快。恍惚间想起前任山神对自己说的话,类似于找到真心认可的对手不容易,要时不时发个短信交流关心一下云云。明明天天短信轰炸做着类似于痴汉的事情前辈居然一本正经的教育自己这件事,让真波都懒得吐槽,当时敷衍着东堂说自己会的啦之类的其实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他和坂道也仅仅只停留在互相约着去爬坡的阶段,像当年东堂每天都会打电话询问卷岛有没有吃坏肚子,有没有没擦干头发就睡觉这类的事情完全没有过。




    “可恶……”




    翻了个身真波默默下定决心,绝不能让那个自恋的发箍怪知道自己现在正在羡慕着他的事情。




    此时某坐在机场等待去英国飞机的发箍怪打了个喷嚏




    “咦,是谁在想我,哈哈哈一定是小卷,小卷你等着我马上就去找你!”




    正在诅咒着东堂的真波完全没有注意到上楼的脚步声,直到门被推开发出吱呀的声音,他才回过神来。走进来的是戴着方框眼镜的双马尾女孩,看着真波无所事事的窝在床上,额头上蹦出一个红十字叉。




    “山岳你又偷懒不去学校!”




    “抱歉啦班长。”




    真波双手合十,说着完全没有一点道歉意味的道歉的话。




    “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要是有事的话我……”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宫原红着脸轻咳了一下转移话题。




    “今天的笔记我替你整好了,作业也帮你带回来了,一定要记着写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宫原因为差点暴露自己少女心思的尴尬,真波若有所思的看着宫原的长袖西装校服。




    “话说啊,班长……”




    “什么?”




    “你不热么?”




    “热?”宫原疑惑的看着真波,




    “完全不哦,话说现在是五月份吧,还没有到热的时候啊……”




    




   “是……吗”




    真波拿起枕头蒙在脸上,身体的热度还有烦躁的心情完全没有减退,连对爬坡都兴致缺缺的自己……




  …… 大概是病了吧




    真波如此下着定论。









    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在此期间,真波用了无数的方法试图降低那份热度,看医生,吃药,甚至包括在母亲的尖叫中端起一盆冰水直接倒在头上。




     




    完全没有用啊




    真波自暴自弃的抱头滚到床上,手机上显示着时间是10:20,这个时间坂道也快要到达箱根了。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两人达成了一种默契,每周都要相约爬坡,这次真波去千叶,那下一次坂道就来箱根,爬完坡后,会在对方的家里吃完午饭再告别回家。这对于两个人来说,只是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常。但真波所不知道的是,如果他现在所想的事被东堂知道了一定会吐血三升,就算是东堂,当年也没有每周和卷岛见面并一起爬坡。




    用荒北的话概括,大概就是:真是两个不可思议酱呢……




    时间慢慢走向10:30,真波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什么没有拒绝坂道呢,不想动,不想爬坡,更不想见到那个人。一想起坂道看着他的那满怀憧憬的眼神,他的呼吸就开始不顺畅,内心就像被虫子噬咬一样。




    手机响了起来,是坂道的来信




“真波君我已经到箱根了!大约还有15分钟就会到箱根山,真是期待呢,今天的爬坡(>_<)”




    沉默了3秒,手机快速回复




“好的,我也马上就到了”




    …………




     真波山岳,在十七岁的某一天,终于意识到了习惯的可怕。







    群山连绵到远处,翠色欲滴,与碧蓝的天空接成一片。微风拂过,吹起山下少年蓝色的头发,雪白的衬衣角被风轻轻拖起,配合着少年那张清秀异常的脸,不免引得路过少女脸红心跳眼泛桃花。但少年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冒起的满载少女情怀的粉红泡泡,他一直盯着马路的尽头,执着的神态仿佛在等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少女们不禁唏嘘是哪个好命的女孩能得到如此男孩的青睐。忽然少年的眼睛亮了起来,一瞬间万家灯火在他的眼里点燃,嘴边挂上了连本人都没有察觉的微笑。




    不,不行了,这笑容太犯规了呜呜呜……




    一时间姑娘们都梗长了脖子望向路的那头,有一个小小的人影浮现,那人渐渐的近了,那是一个穿着淡黄色T恤,戴着老式圆框眼镜,有着柔软黑色短发的,的,男孩子?!




    那男孩也看见了池面少年,开心的挥着手,却因为挥手幅度过大差点摔下车去。好不容易抚稳车后,他摸着自己的脑袋,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




    救命妈妈我看见天使!




    ……在场所有人的想法惊人的一致。




    本对着蓝发池面少年着迷的女孩子们,在看到黑发天使男孩和池面少年亲密的在一起的情景后,都听到了自己的少女心碎了一地的声音。




    




    伴随着少女心的逝去,节操也离家出走……




    ……妈妈不好了我好像打开了新世的大门……







    “抱歉,真波君。”




    坂道用手背轻轻拭了拭汗,微微有些害羞的说:




 




    “我好像迟到了。”




    “没有呢,坂道君,是我先到了而已。”




    这样说着,真波伸出手去想把黏在坂道头上的碎发拨开,却在碰触到对方额头的一瞬间猛的收回手来。




    好烫……




    真波默默地注视着自己如往常一样的指尖,那一瞬间仿佛烫伤的触感像是只是错觉。




    缓缓的将手握紧,就算掌心传来钻心的痛也一点没有松开的意思。




    “我,好没用啊……”




    真波如此这般的喃喃自语着。




   “嗯?真波君你说什么了?”




    看着坂道好奇的凑向自己kakaka闪着光的眼睛,真波没由来的一阵气闷。




    为什么坂道君什么反应都没有呢,为什么只有我自己一个人和傻瓜一样……




    想起这种事情,空气也一下比平常更燥热了一个度。




    不行,好痛苦,我要离开这里。




    真波猛的挎上车,腿部用力,带着自行车就向前冲去,一瞬间坂道就被真波甩在身后。




    身后响起坂道惊讶的呼喊,风声在耳边呼啸着,坂道的声音听不真切,大约是真波君太狡猾抢跑之类的。




 




    狡猾的明明是坂道君啊。




    真波如此想着,默默地又加快了速度。




------------------------------我是比赛结束分割线--------------------------------------------




    “哈,哈,哈”坂道倒在真波旁边喘着气。




    “真波君,哈,果然,呼,好厉害……啊,今天我光是,跟,跟上真波君都费,哈,费尽全力了呢,更不要说反超了。”




    明明喘到连说话都短短续续,但他还是笑着,那双湛蓝的眼里溢满了兴奋。




    真波沉默的看着一脸激动的友人,啊,又来了,胸口那种难以言喻的沉闷感。




    “真,真波君?”




    注意到真波的不对劲,坂道将头靠近真波疑惑的歪了歪,




    “真波君你怎么了,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




    毫无预兆的,真波猛的开口:




   “呐,坂道君是怎么看待我们的关系的呢?”




    面对突如其来的真波满脸正经的提问,坂道微微一阵,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双手在胸前摆着,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那,那个,真波君是很好的对手……”




   “还有……”




    




    “还有?”真波的身体倾向坂道,带着一脸急切的问道。




    将手放在胸前微微深呼吸了一下,鼓起勇气,坂道猛的抬头:




   “是,是朋友!”




    说完这句话,坂道害羞的将头转向一边。




    ……




    一时间沉默无语。




    身体更加燥热了,为什么呢,真波不由自主的抓住衣服,明明这是最正确的答案,可是心里却有个声音在叫着,不是,不是,还不够,自己还想要更多的……更多的……什么?




    眼前的世界变得扭曲起来,真波身子一歪,直直向前倒去。




    “真波君!”




    接住自己的是瘦小的胸膛真是不可思议,这么瘦弱的身体到底是每次怎么骑出那么高的回转数的呢。鼻尖若有若无的传来干净的香皂的气息,坂道君的气味,真好闻啊……无视坂道真波君你没事吧的惊呼,真波把自己的脑袋又往坂道怀里拱了拱。




    “抱歉坂道君,能让我就这样待一会吗?”




    




    “嗯……嗯”




    不用抬头,真波就能想象出坂道红着的脸颊,还有有些害羞但却异常认真的神色。每一寸和坂道贴合着的肌肤都像要被灼烧一样,心脏发出高鸣,不同于骑车时感觉自己活着的喜悦,还有更多更多,更复杂的情感迸发出来。其实早该察觉到了不是吗,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诉说着对眼前这个人的喜欢,因为和他的碰触而出现灼热的感觉,因为自己的没用而沉闷的心情。




    真是狡猾啊,窝在坂道怀里的真波委屈的想,只有我自己这么烦恼。




    既然没有减去这份热度的方法,不如让坂道君变得和我一样!




    如此想着,真波抬起头,在坂道吃惊的眼神中,轻轻咬住了坂道的唇瓣。




    “真,唔……”




    趁着坂道开口的功夫,真波趁势将自己的舌头钻入了对方的口中,然后顺利找到了缩在后面的坂道的舌头,轻轻碰触着安抚,却情不自禁的沉浸于唇舌交触的那份甘甜和柔软,贪婪的将自己的舌头与坂道的交缠在一起。伸开双臂将妄想逃走坂道禁锢在自己的胸前,真波低头,加深了这个吻。




    感受着坂道脸极速上升的温度,看着他吃惊却最后沉浸于吻中带着迷离的湿漉漉的双眼。身体的热度还是没有减少,但心脏却发出兴奋的高鸣。感受着和自己一样变得炙热的另一具躯体,真波坏心眼的笑了。




    没错,这样才公平嘛。




    不可思议酱如此不可思议的想着……







之后他们干了个爽(划掉)





END





    本来在五月初开的头,现在才完,为我的低效率默哀。大概还有后续,讲讲互通心意的两人。因为目前只有真波在单方面耍流氓←_←本来想写因为恋爱烦恼而患上五月病的真波,结果最后只写出了无赖耍流氓的真波,我有罪orz




    后续等我战完高考回来,还开了许多山坂的脑洞想写,有愿意看的小伙伴就好了(默默蹲在角落种蘑菇)




     快来勾搭我勾搭我勾搭我!(寂寞的画圈)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