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补布吉岛

一个假装文艺的糙汉,又宅又腐,百合厨
本命佐鸣/山坂/楚路/影日/青黑/御泽
墙头草无数
drrr帝人前辈大痴汉,非仔/鸣宝无条件溺爱 最近文野敦敦迷妹中
ichu沉迷朝阳无法自拔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佐鸣】骑士宣言 declaration of the knight

食用须知:
佐鸣骑士梗
历史bug什么的不要太在意orz
佐鸣only


如果接受的话,祝食用愉快www







骑士宣言
declaration of the knight


(1)

萧瑟的秋风一阵阵吹过,扬起的沙土迷离了天空。猿飞木叶丸仰头看着灰蒙蒙的蓝天,微微叹了口气,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今年的天气怪的很,明明是九月,却隐隐有了早冬的感觉。想起了最近军中盛传的谣言,木叶丸深吸一口气,又将手中的军报攥紧了几分,匆匆走进了位于军营中央最大的那顶帐篷。

首先看见木叶丸走进来的是扎着冲天辫的青年,仿佛料到了什么似的,他的眉头扭到了一起。

“前方来报了?”

木叶丸向他点点头算是回应,然后转向坐在中央桌子后面的金发青年沉声说

“前去侦查敌情的第三小队全灭了。”

“什么?怎么会!”

震惊于这个消息,青年“嘭”的一声站了起来,不顾于震落的文件,他皱紧眉头说

“第三小队是最擅长隐藏踪迹的,不可能有人发现,除非……”

他像想起了些什么,眼里闪过一丝复杂。

“是”

木叶丸低下头,说出了那个意料之外确也是意料之中消息,

“已得到前方的证实,带领音之国军队的将领不是别人,正是音皇宇智波佐助。”

那个名字让帐篷内陷入诡异的沉寂中。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站在金发青年左边的樱发女子。

“鸣人…….”她担心的望着身边的青年。

青年,不,漩涡鸣人回过神来,微微向春野樱一笑,示意她安心。

“没关系啦小樱,我一定会遵守约定把他带回来的。”

听到鸣人安慰性的话语,小樱没有一点放心的意思,反而将眉头皱的更紧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有看到小樱的表情,鸣人看向下方欲言又止的少年

“木叶丸,你还有事情要说吧。”

“嗯”,木叶丸抬头瞄了一眼鸣人的脸色,最终一咬牙说

“还有”

“?”

“还有音皇传来的话:‘告诉漩涡鸣人那个白痴亲自来见我,躲在后面当胆小鬼好玩吗?’”

“……..”

又是一室诡异的寂静,将领们脸色不禁微变,等等这算什么情况,挑衅吗,不过也太小学生水平了吧,这真的是那个高冷狂拽的音皇说的吗…….

望着自家将领们怪异的食了翔的表情,扎冲天辫的军师奈良鹿丸挠了挠头嘟哝了句麻烦。刚想准备开口,没想到事件主角之一的漩涡鸣人“噗”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这么多年,佐,咳,佐助还是没变啊哈哈哈”

看着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自家首领,将领们更是一脸卧槽我是走错片场了么快来个人摇醒我啊的表情。

眼看着小樱冒出青筋的准备招呼到自己身上的铁拳,鸣人才堪堪收住笑声。

那边两个已经是指望不上了,为了防止两人形象的进一步崩坏外加将领们精神受污,鹿丸只好将一脸妈妈我好像有点不好表情的将领们先请了出去。

再回去时,鸣人已貌似对是貌似将暴龙樱安抚了下来。为什么说是貌似呢,因为鸣人说出下一句话时,小樱立马将手下的桌子劈成两半。

青年一脸轻松,以谈论天气的语气说:

“出兵吧”




(2)

望着小樱忿忿离去的背影,鹿丸出声询问

“不去追吗”

“恩,小樱的话一定很快就会明白的”

“女人就是麻烦啊”鹿丸无奈的出声。

“……..她只是对佐助执念太深”鸣人微微垂下眼帘,接着轻轻扬起嘴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

“不过我又何尝不是呢。”

鸣人起身望向帐外负手站立。

“其实这一仗早晚都要打,我只是迟迟不想面对和他真正站在对立面的那天而已。”

微微一顿,他轻轻叹了口气,

“不过,已经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战士们都要熬不住了,我是他们的首领,不能因为我自己的一点私心耽误了大家。”

“而且,军中的谣言你也听说了吧。”

“鸣人,那种谣言你…….”

“我知道,不要信是吧”有些粗鲁的打断鹿丸,鸣人捏了捏皱的时间太长导致有点酸涩的眉头。

“但是,我也是这么想的啊,这是神,对这场不该发生的战争的警告。”

“不过,就算这样,也要解决掉,当年高层一手种下的恶果。”

“不能再让他再错下去了,就算是违背神的指引,我也要将他拉回来,这是我作为挚友的职责。”

“所以…….”鸣人抬头望向鹿丸,竟是乞求的神色。

鹿丸一怔,接着很快反应过来微弯嘴角抬起眉头,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你是我们的首领啊,我们,从来都无条件信任你。所以,放开手去干吧,我们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鸣人睁大眼睛,显然吃惊于鹿丸的这些话。接着他低下头去,额发挡住视线,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厢鸣人明显已经陷入了沉思。

看着这场谈话已经结束了,鹿丸拍拍屁股站起来准备去通知将士们开战的决定。

在他走出帐篷的瞬间,他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

“鹿丸,谢谢。”

带着浓浓疲惫的,微弱的声音。

谢什么呀笨蛋,心里这么想着却没说出口,他摇了摇手,走了出去。

有多久没看见那家伙这么脆弱的一面了呢,双手插兜,鹿丸随心的想着。

啊,大概是那家伙被教皇授予圣骑士称号的那一天起吧。作为火之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圣骑士,他的身上也被赋予了更多的期许,那些期许压着他,不许他低头,不许露出疲态,他就该成为照亮所有人的太阳,成为所有人的希望。从那天起,漩涡鸣人就不再是漩涡鸣人这个人,而是作为一个叫漩涡鸣人的神。

所以,是不是该谢谢宇智波佐助呢,让那人又露出了属于人的姿态…….





(3)

乌云在天空中盘旋成诡异的形状,风吹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战马在寒风中吭哧吭哧的用蹄子刨着那点可怜的草皮,呼出的气结成的雾被风一吹就散了。

忽然像察觉到什么,所有战马停下动作,自觉的排成两列,低下头颅,静默的姿态像是迎接陛下的臣子。

路的尽头传来马蹄声,咔哒咔哒不徐不疾,却隐含着隐隐的威严。

先出现的是一匹比其他的马都高出许多的战马,全身竟是一丝杂毛都没有的火红皮毛。最让人惊奇的是它的眼睛,金色眼睛中蕴含的是让人忍不住臣服的光芒。

能驯服这等奇物果然只有那人。

将士们带着狂热的目光望向那马上乘坐之人。

银色的盔甲流着光,倔强的金发不服帖的扎着,麦色的脸庞阳光帅气,脸上天生如猫须的六道胎记完全不为这帅气减分。湛蓝的眼睛比大海还要深邃几分,却又含着让蓝天也为之逊色的坚定的光。

啊,这就是他们的首领,骑士之王,如太阳神一般温暖却带着忍不住让人臣服力量的男人。

不约而同的,所有战士将手叠于胸前,弯下腰,低下头,向那个男人宣誓忠诚。之前所有的猜疑都在见到他的瞬间烟消云散,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话:

“愿永生一直跟随您!”

漩涡鸣人眼角弯出温暖的弧度,手上拔剑出鞘。缓慢又坚定的指向南方。

“出发!”






远在南方的军营中,正在闭目小憩的黑发青年猛的睁开眼睛,诡异的红光从眼中闪过,他微笑望向北方,如幽谭般不见底的眼底深处蕴藏着足以毁灭一切的风暴。

“鸣人,你终于肯来了吗。”

温柔的语气一如情人间细声呢喃,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是的,那么美好,如果忽略掉他嘴角那抹冰冷的笑容的话。

“水月”

悄无声息的,青年身边冒出一个银色的身影,低头等待命令。

“传我的令下去,准备开战。”

“是”

下一秒那身影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青年身体微微向后倾,又重新靠回椅子上,白玉般骨节分明的指轻敲着扶手。

眼前又浮现那人阳光般金色的发,这让他忍不住轻笑出声。

来吧,鸣人,让我们把这一切都结束掉!




(4)

两日的行军后,火之国的国界终于出现在眼前,本应是一望无际的黄沙却有了边,两队的人马就那样互相对立着,谁也不再往前行走一步。

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一触即发。

有耐不住压抑气氛的小骑士偷偷抬头望向敌方军队,想看看那传说中的音皇到底是何等人物,居然率领着那样的小国把四大国之一的火之国逼到如此境地。

音皇不难找到,那人的气场实在太足。但让人吃惊的是,那人并不是想象中久经沙场的老战士,反而是一个眉眼才开的少年人。

小骑士们一旦看完第一眼就把头埋下去不敢再看第二眼。本以为圣骑士大人那样完美的人类这世界上不会存在第二个,却没有料到上帝偏心的创造了一个更完美的人。漆黑如子夜的头发,冷淡的眉眼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五官仿佛神的最高杰作,皮肤苍白却又增添了一分神秘色彩。

这时鸣人和佐助同时举手,示意后面的战士不要动,接着两人驾马向前,一步步接近对方。同步率之高让人怀疑他俩是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

终于双方停在据对方一米的地方,两匹马刨着蹄子,势均力敌的看着对方发出不满的呼哧声。

比起两匹马之间的剑拔弩张,两个人之间明显和谐许多,和谐到让人以为他们只是偶然在大街上相遇的老乡。

“呦,佐助,好久不见。”

鸣人先开了口,挠了挠头,笑出一口大白牙。

而更让人大跌眼镜的竟是平常脸上总让人觉得可以掉冰渣子的宇智波佐助竟然也扯出了个嘲讽的笑,尽管嘲讽,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心情的愉悦。

“几年不见吊车尾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白痴啊。”

“混蛋你说谁是白痴。”

“哼,说的就是你。”

…………

幸亏离军队离的远,不然这场堪比小学生,不还不如小学生的吵架估计又要震碎不少眼镜片。

止住了小学生一般的拌嘴行为,鸣人怀念的感叹

“说起来刚遇见佐助你时也是这样呢。”

“………”

那边没有答话,但鸣人知道佐助在听。

“那时我就在想啊,这世上再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家伙,明明是小白脸的样子,却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连小樱也是,想打一架却没想到你剑术也比我强,啊啊啊,现在说起来还是感觉很不爽啊,你这混蛋。”

“嗤”回答鸣人的是佐助不屑的轻笑。

“也不知道是哪个白痴连最基本的剑术都没掌握就提着剑挑衅我。”

“哈,结果最后佐助你不也是扔了剑和我打起来了吗。”

“哼,那是你这个白痴完全不认输,一点骑士精神都没有死缠着我。当时我就在想千万不要让我再碰到这个白痴,结果最后居然被和你分到了同一个小队。”

“彼此彼此,听到宣布和你是一个小队时我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好吗。”

仿佛又回想起当时的场景,鸣人懊恼的摇着头。

“但是啊”

鸣人抬头望着乌云密布的天空,眼里闪着怀念的光。

“其实也没那么糟啦”

“那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开心的时光哦!”

一点点抹去尘封记忆上的灰尘,打开了那个紧闭许久的盒子,鸣人一点点陷入回忆的漩涡,脸上带着怀念的笑。

“然后我就觉得,佐助其实也不是那么的混蛋啦。总是在别扭,有时却又很温柔。”

佐助在一旁静静的听着,此时的鸣人与其说是说给他听,却更像是自言自语,但他没有打断鸣人,也不想打断他。

已经有很久了,已经有很久他们没有像现在一样以朋友的身份面对面的交谈过,更不要说是还念往事。他们之间总是隔着长长的谈判桌,他坐在这头,火之国的国王坐在那头,而鸣人是那个跟在国王身边的那个忠心耿耿尽职尽责的骑士,他总是低着头站在国王背后的阴影中,忠于自己的职责,从不会抬头,更不要说看向远远那头的他。

他曾经无不嘲讽的说国王大人真是有一个好骑士,鸣人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反而是国王,火之国那个无能昏庸国王笑得一脸虚荣,轻轻拍着身边骑士的手,说那当然,这可是我引以为傲圣骑士。
他看着国王那肥硕油腻的手扶在那银亮的盔甲上,他听见自己后牙槽发出咯吱的响声,

拿开拿开,快拿开!把你的手从那人的身上拿开!

砍掉砍掉,想要把他的手砍掉!想砍掉所有污浊那人的东西!

上啊上啊上啊!他的心叫嚣着

可最后,他却只能扯出一个虚伪的笑,他听着心的尖声呐喊,可嘴里却说着:啊,是么。这样不痛不痒的话。

恨,怎么可能不恨,那样的国王,那样的国家。将他的家族夺走还不够,如今连那人也要夺走。

毁掉毁掉毁掉毁掉毁掉毁掉,快毁掉吧,如果筹码不够,就用自己来赌,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开辟前方的道路。

“佐助”

鸣人忽然敛住笑认真的抬起头,

“和我一起回火之国吧,现在还来的急。”

“嗤”的一声佐助笑出来,带着满满的不屑,下一秒刚刚那张充满笑意的脸已经荡然无存,有的只剩下愤怒和仇恨。

“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忘掉那些老家伙们屠我宇智波满门,不能忘,也不向忘,我要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漩涡鸣人你还是一样的愚蠢又天真,还在为那样肮脏的国家卖命,还在坚持你那可笑的骑士精神。”

鸣人微微一怔,接着苦笑起来

“是啊,也许就像佐助你说的那样,这个国家有着太多的不合理。但是我是一名骑士,我曾以姓名发誓,我会竭尽一生去保护相信我的人们。”

鸣人抬头,眼里满是坚定的光

“是不是该相信这样的国家,说了算的是人民,而我,只是一个为民而战的骑士。”

“是吗”佐助低下头去,敛去神情

忽然,他猛地抽出剑直直向鸣人的眉心辞去

鸣人脸色一凌,转手抽出自己的剑堪堪挡住佐助的剑,可剑锋却还是在鸣人的眉心划开了一道小口,血渗了出来,沿着鼻梁滑下,留下一条暧昧的痕迹最后没入盔甲中。

佐助看着因为那道血痕变得充满诡异诱惑的鸣人的脸颊。

伸舌舔了舔唇,微钩嘴角露出冰冷的笑

“那么,谈判决裂了。”

佐助他的声音不大,却让两队人马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说

“开战吧”





(5)

万马前进的声音仿若雷声,轰隆隆的在每人的耳边砸响。剑抨击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乒乒乓乓,混杂着血肉撕裂的声音,鲜血溅出声音。仿佛一曲诡异的交响乐,以身做琴,以血为弦,以剑为弓,最后,用生命弹唱。

灰黄的沙土上开出一片片鲜红的花。

听着战士们的惨叫,鸣人咬牙皱眉,眼里划过痛苦,忽然佐助的剑从他的左下方出现,鸣人反身格挡,奈何刚才的分神,让他晚了半拍,身子一歪差点从马上掉下去。身下的赤马不满的哼哼着,鸣人抱歉的拍了拍它。

“吊车尾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这种时候还有心思担心别人?”

听到佐助的嘲讽,鸣人咬牙,抽剑刺向佐助,咬牙切齿

“佐助你这个混蛋……”

两人来来往往几十个回合还是不分上下,体力已经有些不支。

当务之急是…..鸣人眯眼看向佐助

是把那家伙从马上弄下来吗……佐助抬眼看向鸣人。

接着两人同时一拽缰绳向着对方冲去,身下的马已经懂得主人心思,嘶鸣着抬起前蹄踏向彼此,马蹄击在马身上发出钝响,接着不可控制住的两匹马斜着倒了下去,而鸣人和佐助也双双在刚才的攻击中从马背上飞了出去。

“呸”

佐助斜着脸吐出刚才摔下来时磕掉的断牙,看向鸣人那边,也在皱着眉吐着什么,看来情况也比自己好不了多少。

鸣人看向自己的战马,它和佐助的马倒在一边,看起来非常不好的样子。两匹马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想要站起来,却在站到一半时前肢支撑不住猛的又倒了下去。

看来已经不能再骑着马作战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皆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就这么上吧!

抓起掉落在一边的剑,两人呐喊着冲向对方,
剑击在一起,发出嗡鸣声,力量之大震得虎口生疼。

“说起来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况呢”鸣人挑眉望向佐助‘

“啊啊,是啊”佐助皱了皱眉算是回应。

那是他们作为准骑士在成为骑士之前的最后一次测试,两人被分到了同一组,结果直到两人因为体力不支倒地为止都没分出胜负。

“但是,这次不会再那样了!”

佐助猛的跳开,接着从下方将剑向鸣人刺去,鸣人向后仰身,躲过一击。

“不,佐助你清楚地,我们之间分不出胜负的。”鸣人猛的将剑向前送去。

“哈,那一起死也不错啊。”佐助侧身闪开鸣人的剑。

仿佛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鸣人展眉一笑,忽然问向佐助

“喂,佐助你还记的‘骑士宣言’吗?”

“怎么,如今还想用你那可笑的骑士精神劝说我?”这么说着,佐助伸腿扫向鸣人。

鸣人并不轻松的躲过,他的体力已经快耗尽了。他看向佐助,对方也好不了多少,佐助喘着气,抬手擦了一下嘴角。

并没有理会佐助的嘲讽,鸣人盯着佐助的眼睛,躲避着对方攻击的同时一字一句的说:

“我发誓善待弱者(I will be kindto the weak)”
低头躲避对方的剑,然后,

“我发誓勇敢的对待强暴(I will bebrave against the strong )”

“闭嘴”佐助吼着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I will fight all who do wrong)”

继续盯着佐助的眼睛,鸣人说: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I will help those who call me for help)”

“我说闭嘴!”佐助用力将剑砍向鸣人

鸣人吃力的挡下佐助的一击,仍不放弃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I will harm no woman)”

“漩涡鸣人你疯了吗!”

佐助嘶吼着,他当然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内容,那是对他赤裸裸的嘲笑。眼前闪过那个雨夜,那个他叛变的雨夜,鸣人惊恐和难以置信的表情,握在自己手里的剑,还有,绽放在鸣人身上大朵大朵的山茶花。

“我发誓帮助我的骑士兄弟(I will helpmy brother knight)”

鸣人还是没有停下来,他望着面色痛苦的佐助,说:

“我发誓真诚的对待我的朋友(I will betrue to my friends)”

“不……”佐助痛苦的呢喃着。然后猛地抬头,望进那双蓝色的眼睛,那眼睛和他一样,盛满了痛苦,还有….还有…..

是吗,佐助轻轻笑开,是呢,是了结的时候了。

“鸣——人!”

他将剑举于胸前,大喊着鸣人的名字,向他冲去。

“佐——助!”

鸣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呼喊着佐助的名字,向他冲去。

谁也没有闪躲,剑就那样直直的被送入对方的胸膛。

那一瞬间,世界安静的只能听见鲜血滴入沙土的声音。

“滴答,滴答,滴答…….”

战场上的所有人的不约而同的停止了攻击,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两个人,没人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等有人终于反应过来想要冲上去时,却发现自己抬不起腿,根本前进不了,那两人周围仿佛形成了层不许旁人进入的结界,结界里是另一个世界,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世界。

如同感觉不到胸口撕裂灵魂的疼痛,听不见生命流逝的声音,

他们一点一点的靠近对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直至他们之间贴合的没有一丝缝隙。

他将手伸向对方那金色的发,就像他无数次伸手碰触那金色的阳光;

他将手扶上对方那苍白的脸,就像他无数次伸手轻抚那皎白的月光。

然后,看着对方的脸,轻轻地笑出来。

佐助微微低头,将额头与鸣人相抵,

“怎么,怎么不继续往下背了。”

鸣人弯起眼角

“不需要了,不需要了啊。”

说罢,抬起头,将唇轻轻与佐助的叠在一起。

一如15岁的那个仲夏,他们偷偷地跑到初代圣骑士雕像下背誓词的那个夜晚,佐助满面通红的,将自己的唇与鸣人的叠在一起。

就这样,他们不徐不疾的,在这寸草不生的沙场上交换着充满血腥气息的吻。

“地狱再见吧佐助”

鸣人轻笑着,将头靠在佐助身上渐渐停止了呼吸。

“啊,再见吧,再见吧鸣人”

这样说着,佐助将头抵在鸣人的头上,闭眼掩去最后一丝光华。

就这样,他们一动不动的靠在一起,在弥漫的烟尘中,远远望去,竟像从遥远的亘古就拥抱在一起的古老石像。





(6)

天上有凉凉的东西飘下,它惊醒了沉浸在震惊中的人们,人们呆呆的望向天空,密布的乌云早已不知所踪,只剩一片冰凉澄澈的天空静静地落下细小的结晶——下雪了。

“神,是神哭了啊。”

也不知是谁轻声说了这一句,每个人都害怕又敬畏的望着天空。

这场不被神认可的战争终于停止了。两国的战士想要将他们的首领分开带回去,却无奈的发现怎么都分不开那两人,最终经过协商,决定将两人就地掩埋。

这场战役后,两国元气大伤,最终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

在那之后又五年,火之国连年大旱,贵族们只顾自保的行为引起了民众的不满,人民揭竿而起,成立了起义军,王国军队连连败退,最终三年后,起义军首领将那昏庸的国王从王座上赶了下来。

新历0001年

大陆上第一个民主共和国成立。

………


当然这都是后世谈了,与那两个永远相拥入眠的人没有一丝关系。





(0)

时间又回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两个少年在朦胧的月光中对着骑士雕像悄悄立下誓言,将头抵在一起羞涩的笑着。

彼时年少,只当那一瞬,便是永远。



“我发誓帮助我的骑士兄弟(I will helpmy brother knight)”

“我发誓真诚的对待我的朋友(I will betrue to my friends)”

“我发誓对所爱至死不渝(I will befaithful in love)”









骑士宣言
Thedeclaration of the knight




END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