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补布吉岛

一个假装文艺的糙汉,又宅又腐,百合厨
本命佐鸣/山坂/楚路/影日/青黑/御泽
墙头草无数
drrr帝人前辈大痴汉,非仔/鸣宝无条件溺爱 最近文野敦敦迷妹中
ichu沉迷朝阳无法自拔




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佐鸣】能成为挚友大抵都带着爱

火影刚完结那会写的,拿到这来混一下orz


食用须知:


如果对原著结局的bg非常不适,建议无视此文。


孩子视角,第一人称,且有博人×莎拉。


只是露珠自己对结局的一些理解,如果看的不爽可以打露珠,但不要打脸(捂脸)


可能有点流水账?


露珠是渣渣是渣渣是渣渣(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三遍


如果都可以接受,那么,祝食用愉快wwww





     当我告诉父亲妈妈信里写到的七代目身体状况有些不妙的消息时,他端着茶杯的手抖了抖,滚烫的茶撒了出来,手背瞬时红了一片。


    但他仿佛没知觉一般,在桌前怔怔的坐着,仿佛石像一般。


    正是三月初,咋暖还寒时。


    看着带来妈妈信的鸽子抖抖翅膀飞向天空,我想,就在近期我和父亲大概要回木叶一趟了。


    我继承了妈妈的衣钵,成为了一名医疗忍者。因为最近在寻找一种新的药材,索性和父亲一起旅行。


    说起我的父亲,据说当年也干了不少今天动地的事,不,准确的说是的确干了不少惊天动地的事,只不过第四次忍界大战后已过了太久,久到人们渐渐淡忘了当年的那些事。没有确切的记载,当年的那些事就慢慢成为了像传说一样的东西。


    虽然我也姓宇智波,这么说有点自贬的意思,不过我们一族确实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父亲恰好将这种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我曾听妈妈提起当年的事。父亲自13岁开始就逃叛在外,正值中二年少,凭着一身不错的实力,让当时正是混乱的忍界乱上加乱,一度成为各忍村通缉的对象。那么问题来了,他现在是怎么像没事人一样顶着木叶的护额到处乱逛的?我也是听说的,在战争的最后,他和现在的七代目火影联手打败了大boss----宇智波斑(我先人)。并解开了无限月读,将世界的人们从沉睡中解救出来。将功补过,外加七代目火影的担保,顺利脱离判忍身份,回归木叶。


    嘛,不管他当年干过多少惊天动地的事,现在也只是个实力不科学的普通老头子而已。


    我回到屋里时,父亲已经离开桌前,右手拿着一个破烂的护额,站在窗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从我的角度看过去,隐隐能看见上面的划纹。我本不想打扰他,正准备悄悄离开,没想到他却叫住了我


    “我们明天回木叶。”


    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一如既往的生硬的语气,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的那语气中带着隐隐的我说不上的情绪,我转过身,想从他脸上寻找到些什么。但他却先转过身,走了出去。


    他左边空荡荡的袖管飘在微冷的空气中,觉得我一定是最近找药草找的太累导致眼花了,他的背影竟隐约透着孤独的气味。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感到孤独呢。他如果懂得孤独感觉,他又怎么可能自己在外旅行那么多年,把我和妈妈撂下不管呢。


    我摇摇脑袋,决定不要再想这些奇怪的事。比起这些事情,我还不如想想这次回去给博人带什么礼物好。脑海中浮现出那张笨蛋的脸,一如既往带着嚣张的笑容。明明很欠揍,但我的心情竟变好了起来。


    认识到这个恼人的事实,我决定随便买一个东西给他,反正买什么他都会高兴的吧,因为他是个大笨蛋。






    冬天刚刚过去,河水才解冻,新兴的枝条也才刚抽出,明明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景象,我老爹的身体却每况愈下。


    知道老爹在家倒下的时候我正在外面做任务,说实话,在见到老爹之前,我都觉得是葵报复我总是在外做任务,所以开了个有点大的玩笑。


    精神力那么旺盛的人,怎么可能倒下呢。在我走的前一天,他还和我比赛吃一乐来着。


    但当我看到躺在医院里一下苍老了十岁不止的父亲时,我才相信那并不是日葵的玩笑话。


    樱姨说是因为年轻时对身体的消耗太严重,才会导致身体机能一下子衰退的这么厉害。


    樱姨在说这些话时,趁我不注意,背过去悄悄擦了擦眼泪。当然,趁我不注意什么的只是她自己觉得。以往强悍的樱姨突然这么脆弱,面对这样的樱姨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假装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起我的老爹,倒不是我胡说,他是忍界家喻户晓的大人物,被誉为第二个六道仙人。据说他是继六道仙人之后唯一将九尾兽统一起来的人,并且和前任暗部部长---宇智波佐助一起,仅凭他们二人之力就将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掉的传奇人物。


    为什么说是据说呢,因为并没有史料确切的记录第四次忍界大战。听说还是老爹建议的不要记录,他说过去的伤痛就应该让过来人承受,新生的一代,不应该背负过去人的仇恨与伤痛。


    因此,过去的种种经过人们耳口相传直到现在,也不知真实度到底是多少。


    就算他在别人嘴里仿佛是神一般的人物,在我眼里,他就只是个白痴老爹而已。


    比起别人的慌乱,老妈反而很平静。整日陪在老爹身边,有时什么话都不说,两个人可以就那样坐一下午,夕阳透过医院的窗户,把他俩的身影拉的老长。每每看见这一幕,我就会觉得很安心,这让我觉得属于我们家的日常还会回来。


    可是当看到残酷的诊断书和樱姨通红的眼眶时,我才明白我们家的日常会回来什么的只不过是我的臆想。


樱姨说,老爹可能等不到夏天的到来了。


    日葵在我胸前哭的一塌糊涂,我的脑袋却一片空白。


老妈知道这一消息时什么都没说,她靠在医院的玻璃上,看着病房里熟睡的老爹,泪无声无息的流了满脸。


收到莎拉的信就是在这时,她说她和她父亲准备明天启程回木叶。


    在医院的走廊上,我捏着信终于哭了出来。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拥抱莎拉,想告诉她我真的真的很想她。




    三个星期后我和父亲终于到达了波之国,最晚一星期后就可以到达木叶。


   


    随着时间的增加,我心中的不安也与日俱增。妈妈那里净传来不好的消息。尽管她没说透,但我懂,七代目大约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最让我不安的是来自博人的信,短短的,只有三个字:我想你。


 


  那个榆木脑袋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可以想象出他到底有多么的不安。天不怕地不怕的博人居然会害怕,可见七代目病情的严重性。


    尽管父亲不说,但我感觉的到,他心里越来越严重的焦躁。


   


    比如说,平常遇上强盗团什么的我们都会绕过去,并不是打不过,只是尽量避免麻烦。今天父亲却一反常态的冲了上去,飞溅的血液映着父亲诡异的双瞳,一个强盗团的覆灭不过在分秒中。我终于领会了当年被忍界众人所惧怕的宇智波佐助的可怕。


    半夜我们在野外随便找了个落脚地,准备休息片刻,清晨再启程。摇曳的火光照在父亲的脸上,忽明忽暗,再配上他空荡的左袖管,说不上的诡异。


    其实接上他的左手并非难事,当年他和七代目在终结之谷对轰,两人各缺了一只手臂。七代目装了义肢,如同真手一般活动自如,他却死活不肯,就一直空着左边。真的不知道,他这样变相的惩罚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漩涡鸣人吗?


    对于父亲,漩涡鸣人有着非同的意义。有时我甚至怀疑他对于七代目的在意程度甚至在对我和妈妈之上。


    他曾经有段时间并没有在外旅行,而是担任了木叶的暗部部长一职位。那仅仅因为七代目的一句话:


    “佐助,回来吧,我想把暗部交给你。”


    等到七代目退休时,他也卸任了暗部部长,继续开始了到处旅行的生活。


    妈妈说七代目是父亲最深的羁绊,同时也是最了解父亲的人。


    “这种感觉,仿佛爱人一样呢”


    在陷入沉睡时闪过脑海的念头让我吃了一惊,但来不及细想,敌不过睡魔,我沉沉的睡过去了。






    继昨天睡觉前冒出那样奇怪的想法后,我开始克制不住的留意所有有关父亲和七代目的事情。


    他站在鸣门大桥前久久不移步,他飘荡在空中的左袖管,他当宝一样的旧护额,他望向木叶焦急的眼神,还有,他愈来愈孤独的背影……


    我越想否定,越努力去寻找证据证明七代目只是他的挚友,结果,却只是不断发现,不断证明漩涡鸣人对于宇智波佐助是极其特别的存在。


    那,七代目去世后父亲会……


    我……感受到了些许不安


   


    老爹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他都在昏睡。


樱姨说,情况比她预想的还严重,老爹现在已经是马上就能撒手而去的状态了。


    我坐在医院的走廊里,阳光从窗户里斜斜的射进来,是温暖的橙色,是……老爹的颜色。


    我伸手去触碰那片橙黄,却什么也抓不住。也不知是哪来的执着,我不停的挥动的我的手,想要将那抹橙黄握在手里。


    胳膊已经挥的酸痛,汗水顺着额头一路流淌进衣服里。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抓不住啊啊啊啊!


    不要,不要丢下我啊……


    慢慢蜷起身体,我将头埋进臂膀里,直到那片橙黄消失,也再没抬起来。




    我和父亲终于在五天后抵达木叶,没有休息,就那样直接去了木叶医院。


    在走廊里遇见博人是意料之外的事,我已经好几天没有洗脸了,身上满是汗臭,我实在不想让他看见我这幅狼狈的样子。


    但博人好像一点也不在意一样,一晃就到了我的面前,紧紧的抱住了我。我心里一紧,回抱了他。此时的博人感觉那么脆弱,仿佛再不抓住他,他就不知道要去哪一样。


    好一会,博人才放开我,看见父亲的一瞬间脸上顿时挂上了尴尬,嘛,毕竟这种事情被看到了。


    但父亲的并目光没有停留在博人的脸上,他直愣愣的盯着医院一直延伸到远方的走廊。过了好一会才开口说:


    “那个吊车尾的,在那。”


    博人疑惑的重复“吊车尾的?”


    父亲的语气有点不耐烦:


    “我说那个白痴,漩涡鸣人在哪?”


    博人猛的反应过来那原来是在说七代目,他尴尬的摸摸鼻子


    “我来带路吧”


    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语气带上了悲伤


    “老爹已经昏睡了好几天了,大概……”


    他没把话说透,但我们都懂他的意思——七代目大概不会再醒来了。


    听到这些,父亲什么话都没说,我从侧面望过去,只觉得他的脸好像冻住了一样,下巴的线条崩的紧紧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


    打开门的一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妈妈樱色的头发。妈妈听到门响,猛的转过脸


    “莎拉,佐助……”


    久久紧绷着的弦终于松弛下来,她哭的泣不成声。


    雏田阿姨看见我,轻轻笑着抚了一下我的头发。


    “你来啦。”


    尽管摸着我的头发,她的目光却投向了门那里,那句话,是对我父亲说的。


    “鸣人一直都很想见你呢,躺在床上一直在念叨着什么那笨蛋再不来我就要死了之类的。”


    说到这,雏田阿姨竟轻轻笑了,大约是想起了七代目在念念叨叨的样子。


    “鸣人会很高兴的。”


    说罢,她轻轻退到边上,一直隐在她身后的七代目显了出来。


    真安静,那样喜欢热闹的人居然会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那安静像刀子一样剜着每个人的心。我捂住嘴,为了不让哭声泄出来。博人站到我的身旁,用力的握住我的手,我更加用力的反握了他。


    一直站在门口的父亲突然动了,一步一顿的,走到了七代目的病床前。


    “喂,吊车尾的,”


    “我来了。”


    不知道是不是长时间不说话的原因,父亲的声音又哑又涩。


    七代目还是安静的躺在那里。


    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父亲,就那样站在那,缓缓伸出了他的右手,握上了七代目的右手——那只义肢。


    隔着朦朦水雾,我却能确定,父亲的手……在抖。


    “喂,鸣人后悔吗?”父亲自言自语一般。


    “不后悔哦”


    房里突兀的响起的声音,惊的所有人将目光投向发出声音的地方——那张病床。


    仿若奇迹,七代目居然醒了!


    父亲本低垂的头猛的抬起来,脸上混合着诧异与狂喜,使他的脸看起来奇怪的扭曲。


    七代目微微抬抬左手,算是给我们大家打了个招呼。接着将头转向我父亲那张奇怪的,扭曲的脸。


    他说


    “我一生唯一不后悔的事就是将你带回来哦。”


    七代目大大的笑开,眼睛仿佛一碧如洗的天空,清澈的一点也不像将死之人。


    父亲的五官更奇怪的扭曲到了一起,痛苦的,释然的,如此矛盾的感情,就那样从他上迸发出来。


    仿佛受伤的幼狼,父亲呜咽了一声,眼泪就毫无征兆的流了出来。


    七代目微微笑着,轻轻反握父亲的手,了却心意一般缓缓的闭上眼睛。


    这一闭,就再没有睁开。



木叶记事:


20XX年,


七代目火影——漩涡鸣人,在家人与朋友的陪伴下,与世长辞。


时年四十八岁。




    老爹下葬那天,全村的人都去送行,许多外村来的人也参加了这场葬礼。大家都仿佛自己的至亲死了般悲伤。


    但是,佐助叔却没来。


    自老爹死后,就再没人见过他。


    莎拉说,他已经没有留在这里的理由了。


    莎拉说这话时,仿佛明白了什么的语气让我很莫名奇妙。嘛,女人嘛,真的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每天的太阳仍在照常升起,人们慢慢都从悲伤中走了出来。


    嘛,这样的发展估计老爹看见会很高兴吧,毕竟,他是那样的爱着这个村子,喜欢着所有人啊!






    又是一年,我和博人一起去扫七代目,哦不,是爸爸的墓。


    同往年一样,墓早已被打扫好,上面放着带着晨露的鲜花。父亲每年都会以这种方式告诉我们他还活着。


    博人一副懊恼的样子


    “啊!又被抢先了啊。”


    我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又不是小学生了,居然会争这种东西,真是……


    我和博人一起拜了墓,那家伙神神秘秘的说要和爸爸说点男人之间的话,把我支走了。


    看见他傻兮兮的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我笑了起来,真是的,明明都是要当父亲的了,还是一点也不稳重呢。


    摸着微隆的小腹,看着不远处的丈夫,我感觉无比的幸福。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我也拥有了自己的挚爱时,我想我终于不会再去纠结七代目和父亲之间的感情了


    那种感情浓烈又纯粹,超越了友情,爱情,亲情。以至于世上还没有创造出可以形容它的词语。我想,以后也不会有了,无论是形容的词语还是那种感情本身都不会再有了。


    博人好像已经说完了,起身向我走来。


    看见我向他看去,他大大的笑了,竟比阳光还要耀眼几分。


    一阵微风吹来,带来村子里热闹的声音,白云懒懒的飘着,阳光洒在每个人的身上。


    我挽住博人的手,向村里走去。


    岁月静好。





    我想我死了,并没有多大的痛苦,反而是极致的解脱,然后,却是足以让人疯掉的空虚。


    我,好像弄丢了什么?


    原来真的有死后的世界。忍受那份空虚实在太痛苦,无奈之下我只好再度踏上旅途,去寻找丢失之物。


    一路上,我遇上许多故人,说没有惊喜是假的。说起过去的事,他们偶尔会提到一个人的名字


     Naruto


    是谁?


    明明不知到他是谁,可在听到这个名字时那份空虚居然有填上的感觉。


    我决定去找他,他一定知道填补空虚的方法。


    我去了许多地方,可哪里都没有他,心里的空洞越来越大,我觉得再这样下去我就要再死一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总之就是很久,我到达了一个瀑布,雷鸣一般低沉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内心克制不住的开始骚动。


    快了,快了,要找到了!我的心叫嚣着,我要找的人,就在那里!


    穿过层林,映入眼帘的是仿佛连通天地的瀑布,还有,瀑布下那金色的人影。


    早料到我回来一样,他转身,于是,我看见了,那比最美的宝石还要美,比天空还要悠远,比大海还要深邃的眼睛。


    看到那双眼睛的一刹那,空洞被迅速的补了起来,感情回归的太汹涌,冲的我的眼睛有点难受。


    “Na...ruto”


    啊,原来我弄丢的是你啊。


    他看着我,露出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笑容。


    “呦,Sasuke,等你好久了。”


    我向他飞奔过去,我再也不会弄丢他了。


    我们,再也不会分离了。






    


最亲密的朋友与情人只有一线之隔,能成为挚友大抵都带着爱。


END


后记:


    本来只想安静的做个渣渣,但结局实在是让我想写点什么,于是这篇渣作就诞生了。


    其实我觉得结局挺不错的,看着陪伴我的长大忍者们一个个成家立业,真正的长大了,真的挺感慨的。


   


    佐鸣二人在我眼里其实真正在一起不在一起没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只要他们都还是彼此生命中最重之人。


    希望这篇文能传达我的对佐鸣二人感情的所有理解。


    谢谢能看完的大家。


PS:快来勾搭我勾搭我勾搭我【doge脸

评论(7)

热度(46)